位置:趣味新闻网 > 体育健康 > 正文 >

返祖、文学化与叙述话语的复归——谈“后现代”之“后”

2019年11月07日 21:13来源:未知手机版

dnf黑暗武士卡技能,cf最新挑战bug,脆肉皖

原标题:返祖、文学化与叙述话语的复归——谈“后现代”之“后”

前言:重返“后现代状态”

1979年,利奥塔应加拿大魁北克省大学委员会的请求而写作的《后现代状态:关于知识的报告》(La condition postmoderne: rapport sur le savoir)问世,很快这个“报告”就成为学界议论的焦点,1984年被译成英文版后,更是风靡一时,而书中的一些重要概念,如“宏大叙事”,“合法化”,“元话语”或者“元叙事”,“语言游戏”等,已被其他人文学科广泛借用,成为各自研究领域里的理论抓手。而在40年过去的今天,这本书不仅没有因时间的流逝而失去其效用,反而因岁月的汰洗愈见其思想的深刻和丰富,从中更可发现其对今日的“知识状态”的富有启发的预见性,这本书也因之成为经典。

在谈论后现代问题的人里,利奥塔并不是第一个,但这本薄薄的小册子问世之后,他却可以说是成了第一人。而之所以这本书能够获得这样的影响,与他在这本书里的对自己的两种才能的运用密不可分。利奥塔曾对其朋友伍莱德·高泽西(Wald Godzich)说自己曾一度被两种职业所吸引,一是小说家,二是僧侣,“想写小说,因为只有虚构故事,尚可保持住生存和‘状况’的能力。想当僧侣,因为苦行和沉思才适合思想的劳作,思想乃最崇高的追求,需要身心的全部投入”。(Wald Godzich:《利奥塔与〈后现代状况〉的来龙去脉》,见《开放时代》1998年第6期,第82页)他在这本书里就以小说家的“虚构”能力和僧侣的“思想”能力把后现代的“状况”概括而出,演绎成“真”的。有时,他甚至把自己对于相关问题的探讨看作是不同的“剧本”(scénario )的写作。

这篇文章就以“重返”利奥塔的《后现代状态》开始,从中透析出他用以考察后现代的理论支点,如宏大叙事,合法化,语言游戏等,特别是他提出的“科学话语”与“叙述话语”之间的相互依赖又相互斗争的观点,同时以他的“思想的劳作”的相关结果为参照,审慎展开对当下即后现代之“后”的“知识状态”的考察,指出今日“知识”所出现的“返祖”,“文学化”和“叙述话语的复归”等可见的“状态”与演化趋势,从而给人提供认知当下和认识自身的“状态”的一种可能性。

一,“科学话语”与“叙述话语”的冲突和“力量话语”的崛起

在《后现代状态》中,利奥塔开宗明义,把后现代社会中的“知识”定义为“信息化社会中的知识”,即“科学知识”(la savoir scientifique),所以,他这本书所探讨的其实是“科学知识”的“状态”。而利奥塔之所以使用“状态”或“状况”(condition)这个词,伍莱德·高泽西认为是因为该词拉丁词义中最初具有的“一起说”或“凭一致意见来决定”的意思,利奥塔所试图探讨的就是“科学知识”是如何“说”又“说了什么”的问题,或者更确切地讲,是科学知识所涉及到的语言问题。

与此同时,利奥塔又提出了与科学知识相对立的“叙述性知识”(la savoir narratif),这种知识与可应用于技术并成为生产力的实证性的科学知识不同,“是批判的,反思的或阐释的知识,它直接或间接地审视价值与目标,抵制任何“回收”。(利奥塔:《后现代状态》,车槿山译,商务印书馆出版时,1997年,第26页)这种“知识”涉及伦理,政治,道德等人文价值观,如公平,正义,善,幸福等。

在此基础上,利奥塔运用小说的笔法进行了大胆的演绎,“虚构”了一场“科学知识”与“叙述性知识”遭遇后的二人转“故事”,并以二者在争夺“知识合法化”(la legtimite du savoir)的角逐中的此消彼长为线索,再现了科学知识从现代到后现代所走过的“伟大”的历程。所谓“知识”的“合法化”(la légitimation),其实就是确定和承认何为“知识”的“过程”或“程序”(processus)。这个利奥塔从哈贝马斯的相关论述中借来的词,已经成为各种话语确立其自身的“程序”的专门术语。但利奥塔的思想的深刻之处在于,他并不认为这两种知识有着高低贵贱之分,而是借助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理论,将其看作是两种不同的“语言游戏”(le jeu de langage ),而每种语言游戏都像象棋游戏一样,有着自己的特性与行动的规则:

本文地址:http://www.qwican.com/tiyujiankang/220616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