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主管QQ:444708
Previous Next

律师形象照

联系律师

    陈律师

    手  机:主管QQ:444708

    微  信: 主管QQ:444708

    律  所:南京市奇亿律师事务所

    地   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奇亿刑事辩护

时间:2020-11-21

  首页“新宝5注册”首页主管QQ444708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99.9-刑事专业律师-第二季》是TBS电视台制作的律政推理剧,由木村ひさし、冈本伸吾执导,宇田学编剧,松本润主演,香川照之木村文乃共演,于2018年1月14日开播

  该剧是2016年日剧《99.9-刑事专业律师-》的续集,讲述刑事专业律师深山大翔在证据对被告极度不利的情况下,坚持追查案件线]

  是斑目法律事务所的年轻律师,面对被认为是99.9%有罪的案件,他也会为确认那剩下的0.1%的事实而展开调查,最终扭转乾坤。和深山搭档的是杰出律师佐田笃弘

  本是法律界的精英,她在东学部念书时就通过了司法考试,经过司法实习当上了法官,负责刑事案的审判。后来,她却因为某个案件而离开了法官岗位,远离法律界。某天,其好友的案件委托给斑目法律事务所,而她因此与深山形成了对立关系。佐田深知舞子的实力,劝她加入己方。一开始舞子有畏难情绪,但是在与深山的对抗过程中,她又燃起了斗志,决定作为律师重返法律界,成为斑目法律事务所的一员

  深山大翔是位刑事专业律师,就算是被认为99.9%有罪的案件,只要还有0.1%的事实没被确认,他也要反复核实,追究真相。因为有这样的另类律师,一直无人肯接手斑目律师事务所的刑事案件室的室长一职,这让所长斑目很头痛。最后,斑目选中了本已回归民事案件的佐田笃弘。听了所长的意思后,佐田坚决反对。直到斑目提出让他当律所的管理合伙人,佐田才同意暂时担任室长,直到斑目找到合适的室长人选。就这样,深山和佐田这对搭挡又聚到一起了。这时,他们接到一件杀人案的辩护委托。委托人是被告铃木二郎的女儿加代。铃木被指控杀害了曾借钱给他的泽村融资公司的社长。委托人加代的好友尾崎舞子陪她一起来到律师事务所。舞子原是精英法官,因某事件的缘故而辞职。她对深山等人的要求不是证明加代的父亲无罪,而是酌情减刑。舞子凭借担任法官的经验,认为加代的父亲的确是凶手。如此一来,她就与深山形成了对立关系。因为深山的理念是,即使状况证据证明有罪,但只要还有0.1%的事实不清楚也要追究到底。另一方面,佐田了解到舞子的经历后,开始筹划着把她拉进事务所。

  深山接到美由纪的电话,回到故乡金泽。美由纪的姐姐就是26年前深山父亲涉嫌杀害的少女美里。美由纪交给深山一个水晶饰品,而大介对此物完全没印象。当时,这东西落在案发现场,警察把它当作美里的遗物还给了美里的母亲。然而,它既不是美里的,也不是大介的。所以,它很可能是证明现场当时有第三人在场的证据。以这个遗留物为线年前那件案子的真相。而负责大介案件的检察官就是大友,所以这也是深山与宿敌的对决。这时,从前和深山打过交道的检察官丸川贵久因人事调动到金泽地方检察厅赴任。深山便请丸川帮忙。另一方面,舞子接受斑目的委托,来到金泽加入案件调查。而正和家人一起休假的佐田也听从斑目指示前往金泽。

  人气摇滚歌手Joker茅崎被捕,罪名是涉嫌杀害记者安田以及杀害案件目击者石川未遂。作为茅崎的顾问律师,佐田非常焦躁。他拼命拦下打算去会见茅崎的深山,转而指派新加入事务所的舞子担任茅崎的辩护律师。经调查,他们得知安田抓住了茅崎赌博的证据,让茅崎很害怕,而在佐田指使下,茅崎向警方隐瞒了这件事。最终,警方还是查到了那件事,茅崎被认定是在故意隐瞒杀害安田的动机。佐田本来是想保护委托人的利益,结果适得其反,令委托人陷入更危险的处境,他还受到了深山等人的指责。杀人案有目击证人的证言,而杀人未遂案的凶器上有茅崎的指纹,茅崎已经是百口莫辩。而且,负责此案的法官,是舞子的前辈山内。由于舞子身份的改变,山内对她的态度也与过去不同。这让舞子感受到了法官与律师之间的鸿沟。作为舞子的前上司、山内的长辈,东京地检的代理所长川上鼓励她说:“只要各守本分、平等较量就可以了。”佐田的职业生涯眼看要山穷水尽,只能寄希望于深山和舞子能找到茅崎无罪的证据。

  一个叫岩村梢的女人到斑目法律事条所咨询刑事案件辩护的事。嫌疑人是她的丈夫、工厂的厂长岩术直树。据说,直树在杀害其客户棚桥幸次郎后自杀了。然后,警方报称嫌疑人死亡,检方以不起诉结案。而受害者的哥哥政一郎要求阿梢赔偿三亿日元的损失费。但是,阿梢根据案发当天的短信,坚信直树绝对没有杀人,所以,她希望律师能找到直树无罪的证据。佐田向她说明,在嫌疑人死亡的情况下,法院不会开庭,所以律师也帮不上忙。尽管佐田拒绝了阿梢的委托,深山却马上前往案发现场。佐田指示舞子去把深山带回来,结果舞子又一次被深山卷进了案件调查中。经过详细调查,他们发现警察与检方的刑事记录有矛盾之处。另一方面,佐田得知直树握有与发动机相关的专利权,那个专利具有极大价值。政一郎正打算逼阿梢放弃继承专利权,从而将那个价值连城的专利占为己有。于是,佐田正式接受了阿梢的委托,并与政一郎的律师森本贵会面。和佐田一样,森本也是个精明能干的民事律师,以前与佐田虽未谋面,但互相都听说过对方的大名,可以说二人是竞争对手。深山等人搜集了状况证据,请检方重新调查,但遭到拒绝。不过,佐田想出了一条妙计。

  受伤的志贺与奈津子来到事务所咨询,志贺称因为受伤无法动弹,所以请斑目事务所帮忙怍理一宗刑事诉讼。那个案子是关于女高中生工藤久美子的强行猥亵案。根据久美子的证言,17岁的山崎大辉和他的朋友大江德弘作为嫌疑人被起诉。调查报告上说,山崎一度坦白认罪。深山、舞子很快与山崎面谈。山崎说他被屈打成招的,而且案发当天他是在烤肉店。但是,烤肉店的店员不记得每个到店的客人,所以无法作证。不过,深山根据山崎说的一个情报,与刑事案件室的诸人一起再访烤肉店。在公审时,一贯敌视辩护方的法官远藤拒绝采纳辩护律师的意见。在此案中,法官与检方立场一致,处于半勾结的状态,所以深山出奇制胜找到的不在场证明也被否定了。在万分危急的情形下,深山仍努力寻找被掩盖的线集

  大酉寿司的店主新井英之因为涉嫌杀害房产商平田而被警方要求配合调查,他请舞子为其辩护。案发当天,新井曾在案发现场出入,所以受怀疑是理所应当的。然而,新井否认杀人。深山与舞子到现场取证时,听香烟店的店主饭田说事发当天出入现场的除了新井还有一个人。深山等人回到事务所,看到了平田案凶手被捕的新闻。出现在电视画面上的人是尾崎雄太,也就是舞子的弟弟。两年前,雄太曾因盗窃罪入狱两年。舞子去会见雄太,提出为他辩护,却被雄太坚决地拒绝了。因为舞子和雄太之间有着很深的鸿沟,所以,最后由深山独自为雄太辩护。而雄太说这次的案件不是他做的,两年前的案子也不是他做的。斑目所长告诉佐田如果这次雄太是真凶,那会影响事务所的信誉,所以让舞子辞职。深山发现此次的杀人案与两年前雄太被判有罪的盗窃案有极大关联。

  佐田担任顾问律师的Ogata Technology公司的社长绪方失踪了。检察厅把佐田叫去,检察官告诉他,绪方一周前盗取了公司的3000万资金后下落不明,故而会被起诉职务侵占。而且,检方了解到在绪方失踪当天,曾给佐田的个人账户打了300万,所以佐田被以助绪方贪污的罪名逮捕了。深山和舞子负责为佐田辩护,他们到Ogata Technology公司找专原大河原孝正和会计中村麻美了解情况,又在职员笹野樱在场的情况下看了一下绪方的住宅。在那里,深山注意到一些矛盾的现象。

  正面临选举的原文部科学大臣藤堂正彦议员的选举办公室发生了毒杀事件。有人给办公室送了有毒的羊羹。藤堂议员和妻子京子、后援会会长金子源助及第一秘书上杉四人中毒,其中上杉死亡,京子重度昏迷。案件发生后,送羊羹的西川五郎被捕并遭起诉。根据对羊羹中混入的毒物的鉴定结果表明,羊羹中的毒物与西川五郎公司里存留的毒物一致。西川为了新的企划事业曾向藤堂陈情却被拒绝,这被视为他的杀人动机。虽然西川处于绝对不利的局面,但他的委托律师佐田却像换了个人 似的,对此案格外热心。另一方面,深山注意到案件中有矛盾的地方。在斑目所长介绍下,他委托前科搜研成员泽渡清志郎进行鉴定,结果,发现了重要证据。这时,舞子听说该案的法官是法院院长川上。

  深山等人接到了死刑犯久世贵弘的再审委托。委托人是久世的儿子亮平。八年前,法院认定久世杀死妻子后纵火,以杀人及纵火罪判其死刑,但是亮平认为双亲关系良好,父亲不可能杀死母亲。深山和舞子自身也有过亲人被冤枉的经历,所以为了找到久世无罪的证据而展开了调查。然而,再审,被称为“打不开的门”,而要颠覆最高法院下达的判决更是接近百分之百不可能。深山等人陷入了苦战中。这时,川上担任审查再审请求的法官,他让为证明久世无罪而奋斗的深山等人饱尝艰辛。川上表面上说是为了保证审议的公正性,却给深山出了一堆难题。佐田请媒体介入,掀起舆论战,打算让事情朝对他们有利的方面发展,不料,适得其反,有些不合适发表的东西被登在了杂志上,辜负了委托人亮平的信任。就在连0.1%的可能性也要失去之时,深山等人仍在寻找事情的真相,试图打开那“打不开的门”。

  斑目事务所刑事专业律师。坚信就算只有0.1%的不确定性,也要找出事实真相;就算周围人都放弃的案件,只要他自己不确认也要一查到底。口头禅是“剩下的0.1里也许隐藏着真相”。受父亲影响喜欢烹调,经常在借住的小饭馆里做饭。因为只对刑事案感兴趣,收入很低,生活朴素。对调味料很讲究,随身携带自己的调味料套装。

  前检察官,曾被委派运营刑事案件室,后来如愿回归民事案件,担任许多大企业的法律顾问,为事务所和自己都赚取了巨额报酬。但因深山之故,又被指派为刑事案件室的室长,交换条件是让他成为合伙人。坚信不胜利就毫无意义,所以不介意采用非法调查手段。因为自负、瞧不起人,所以在事务所里没有人望。在家里则是个“妻管严”。

  前法官。在学期间就通过了司法考试。无论是当习法修习生还是当法官都成绩斐然。在刑事和民事案件方面都有丰富经验。因某案件而决定辞职,远离法律界。后来由于朋友的父亲被捕,她结识了斑目事务所的诸人。虽然自己没意识到,其实她有当法官时养成的“职业病”,对任何事物都理性看待,所以相当无趣,也因此与深山常起争执。

  斑目法律事务所的所长,手下有三百名律师,是无数知名企业的法律顾问。他广纳贤才、积极吸收合并,成功地让事务所跻身日本四律事务所之列。现为日本律师会的会长。为测试继任候选人佐田的能力而设立刑事案件室,又招揽了以打刑事案著称的深山。既追求名利,又会时不时地谈起理想,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物。

  东京地方法院代理院长,审理过无数案件。他认为“好判决”就是“平衡的判决”,即权衡控辩双方提出的证据,根据案件背景做出适当的判断。在他看来,法官须彻查证据,依法裁决,如果是检方疏忽造成冤案,辩方就应该提出足够的相应证据,说到底这才是律师的职责。因为他坚持证据优先于“真相”的原则,所以和深山是对立关系。

  斑目事务所法律助理。连考20年仍未能成为律师的“传奇”男子。在司法考试的考场上,因借笔与邻座深山结缘,从此意气相投成为朋友。深山落榜后,曾帮助深山备考,半年后,深山通过司考,而他却一直名落孙山。因深山一句戏言,他便开始作为助手为深山工作。直到现在也仍未放弃成为律师,正在为通过司法考试而努力学习。

  佐田的妻子,原本是国际航班上的空姐,相貌端丽,擅长外语。与佐田结婚生女后就辞了工作,专心相夫教女。喜欢美食,对食材也很讲究,家中总是收拾得完美无缺。她比佐田小十岁,所以在她面前,佐田总是矮一头。在家里,所有的事都由她说了算。

  斑目法律事务所的资深法律助理,和各种各样的怪胎律师合作过。基本上性格温厚,但做事时是个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消极主义者。溺爱自己的双胞胎女儿。在怪胎扎堆儿的刑事案专业团队里是个少见的正常人。

  斑目法律事务所的法律助理、摔跤迷。是在奈津子辞职后新加入斑目事务所的。在此之前,在其他大牌律师事务所当过助理,经验丰富,跳槽到斑目事务所后,最初是负责民事案,后来奉佐田之命调到刑事案专业团队。因为她工作优秀,所以让同行明石和藤野感到地位受到威胁。

  东京地方法院的法官,舞子当法官时的上司。是川上的左膀右臂,善于揣度川上的意图行事,因而出人头地。非常理解法院组织的规则,因此有时会展现出冷酷的一面。

  深山寄宿的小饭馆的店长,和深山是表兄弟,所以无偿让深山住在饭馆的二楼。因为样貌与深山毫无共同之处,所以外人都怀疑他是否真是深山的亲戚。年龄不详,外表虽然古怪,但其实性格很开朗。

  深山寄宿的小饭馆的常客。狂热地单恋深山,就算被深山无情拒绝也不放弃。自称是个歌手,但迄今为止也没卖出过几张CD,曾想过引退,多亏佐田偶然听了她的歌,不但表示非常喜欢并且买了CD,她才决定继续音乐事业。

  斑目法律事务所的律师。性格一本正经,但往往光说不练;是个温柔的少爷,却很脆弱,经不起打击。自从佐田回归民事案件后,他就在佐田手下工作。拥有惊人数量的资格证书,所以无论什么事都能马上应对。遇到陪好友到法律事务所咨询的舞子后,就一见钟情,自认为他俩是命中注定的一对儿。

  该剧是2016年日剧《99.9-刑事专业律师》的续集,因上季的女主角荣仓奈奈怀孕产休,故而启用木村文乃担任女主角

  a。荣仓奈奈在2018年3月18日键灶榜播出的该剧最后一集客串了立花彩乃这一角色,这是她生完孩子后首次出演电视剧

  在该剧第七集中,佐田涉嫌帮助贪污的网络新闻旁边出现了井浦新出演的同一电视台的同期日剧《Unnatural》的新闻

  在该剧最后一集中,松本润扮演的深山大翔查出一份凶手放火使用的汽油的购入者名单,其中有两个名字“花泽类”和“牧野进”,取自松柜赠全本润出演的《花样男子》中的女主牧野杉菜的弟弟牧野进和敬牛甩请F4成员花泽类。深山大翔给木村文乃饰演的尾崎一个装甜点的纸袋,上面有“AOTOG‘ARASHI’(岚)”的字样

  a;另外,还出现了大野智主演日剧《魔王》中成濑律师事务所的箱子;剧中报纸上则刊登了二宫和也主演《黑色止血钳》

  a。同时,TBS剧集《重版出来!》中虚构的漫画杂志《VIBES》及其连载的漫画《dragon激流》成为该剧最后一集破案的线索。

  a。从剧情上来看,它走的是破案加上搞笑的风格,搞笑过于日式无厘头冷笑话风,如果不是对日语很了解或者很习惯看日剧的观众可能会觉得略微尴尬,但是破案的剧情比较有趣,带有强烈的日本漫画风格,还是十分新颖的

  第二季换了木村文乃做女主角,虽然她的角色只是个照搬书本、不切实际的标准女精英,但是制作方以此人为切入点揭示法官立场问题的勇气值得尊敬。松本润直言用诗一般的语言训诫被告的法官“不负责任”,非常好笑,而他与东奔西跑汗流浃背、露骨地扒拉小算盘的香川照之这对“迷之搭档”也给人安定感

在线咨询

奇亿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