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主管QQ:444708
Previous Next

律师形象照

联系律师

    陈律师

    手  机:主管QQ:444708

    微  信: 主管QQ:444708

    律  所:南京市奇亿律师事务所

    地   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奇亿刑事辩护

时间:2020-11-21

  首页︱星空招商︱首页主管QQ4447082018年度十大诈骗犯罪案例评选的20个备选案例,由北京理工大学法学本科毕业、保送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法学硕士的任文佑编辑撰写,请网友踊跃投票支持,最多可选10个案例。投票时间为一周。

  2014年8月,被告人王龙、王志强在江苏省昆山市花桥镇和丰路通达广场1号楼2604室成立昆山市无限购国际贸易有限公司。2015年10月起,被告人王龙组织被告人马爱爱、王泉、范超越、王翠微、朱杰、孙民闯、何林军、谷保帅、张清青等人,利用购买所得的公民信息资料进行电话联络,根据事先制定的话术,以公司客服中心、购物中心搞活动免费赠送高档手表等为由,诱使被害人接受支付39元至99元不等的快递保价运费等条件,实际仅向被害人发送价廉质次的手表,从而达到骗取被害人钱财的目的,共诈骗上千万元。

  2017年12月,浙江嘉善法院一审判决王龙等人四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多人缓刑。

  被告人利用购买所得的公民信息资料确定诈骗对象这一做法,再次对公民个人信息保护敲响警钟。被告人结合受害人心理,制定话术,诱骗被害人处分自己财产。被告人以小额诈骗为主,每次诈骗数额39元至99元不等,受害人众多但是单个受害人受损金额较小,提升了案件侦破的难度。被告人采用公司化运营的手段,组织分工明确,收益分配层级化,多人协作,组织之完整,值得深思。

  2015年1月至2017年4月,被告人路金桥等人组成诈骗犯罪集团,在被告人路金桥、孙立辉组织、领导下,利用中视金桥(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组织形式,冒充中央电视台、国家部委、故宫博物院工作人员或者“收藏顾问”、“权威专家”等虚假身份,虚构产品由国家权威机构发行、限量稀缺、享有国家“惠民”补贴,具有巨大收藏价值及升值潜力等,以电视广告、电话推销、举办品鉴会的方式,虚假承诺公司将出售给客户的产品为客户转手获得高额回报提供确定渠道等形式诱骗客户购买,大肆骗取全国各地大量被害人的钱款,金额共计1.36亿元。2018年7月2日至5日,河南省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该案,许昌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案件择日宣判。

  被告人以公司为组织形式,组织起诈骗集团,组织化程度高,诈骗过程中分工明确。被告人冒充中央电视台、国家部委、故宫博物院工作人员或者“收藏顾问”、“权威专家”等虚假身份,以所谓的具有较高可信度的名号作为掩护,诱骗被害人作出处分财产的行为。被告人诈骗中假借国家政策,欺骗性较强,也产生不良的社会影响。

  2008年11月1日,被告人宋某在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办理信用卡一张,并从2008年12月8日开始进行透支消费,至2015年12月28日最后还款人民币280元后再未偿还过透支款,并变更住址、工作单位及联系方式,致使该行多次催收未果。截至2016年4月8日,宋某利用上述信用卡透支欠款本金人民币29278.94元。利用相同手段,被告人宋某于2011年10月27日在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办理信用卡一张,截至2016年5月4日,宋某利用上述信用卡透支欠款本金人民币43868.96元。另,被告人宋某于2009年9月29日在中国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办理信用卡一张,截至2016年6月1日,宋某利用上述信用卡透支欠款本金人民币14874.17元。

  法院认定:被告人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超过规定期限透支信用卡,数额较大,经发卡银行催收后仍不归还,已构成信用卡诈骗罪。公诉机关对被告人宋某犯信用卡诈骗罪的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予支持。判决被告人宋某犯信用卡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上缴国库。

  个人信用卡恶意透支行为在许多信用卡持有人看来只可能承担民事责任,没有可能构成刑事犯罪。被告人宋某在这种心理的支配下,在发卡银行多次催收之后仍然拒绝缴纳信用卡透支欠款,构成信用卡诈骗罪。案件提醒广大信用卡持有人,切莫因为贪图小利而最终身陷囹圄,追悔莫及。

  2011年,被告人吴小晖隐瞒对产业公司(吴小晖个人所有和实际控制的公司)的实际控制关系,通过产业公司控股安邦财险、安邦集团后,以安邦财险为融资平台,指令该公司开发投资型保险产品并主导产品设计,授意制作虚假财务报表、宣传折页等申报材料,骗取保监会的销售批复,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2011年7月,在投资型保险产品销售金额超过保监会批复规模后,吴小晖无视监管规定,仍然下达超大规模销售指标,并以超募资金两次增资安邦集团及安邦财险,虚构偿付能力,披露虚假信息,持续向社会公众进行虚假宣传,非法募集资金规模急剧扩大。截至2017年1月5日,累计向1056万余人次销售投资型保险产品,超出批复规模募集资金7238.67亿元,并将部分超募资金转移至吴小晖实际控制的产业公司,用于对外投资、归还债务、个人挥霍等。至案发,实际骗取652.4亿元。

  2018年5月10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吴小晖犯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数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5亿元,2018年8月16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二审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院认定:被告人吴小晖指令他人采用制作虚假财务报表、披露虚假信息、虚假增资、虚构偿付能力、瞒报并隐匿保费收入等手段,欺骗监管机构和社会公众,以承诺还本付息且高于银行同期存款利率为诱饵,超过原保监会批准的规模向社会公众销售投资型保险产品非法吸收巨额资金。其间,吴小晖以虚假名义将部分超募保费转移至其个人实际控制的百余家公司,用于其个人归还公司债务、投资经营、向安邦集团增资等,至案发实际骗取652亿余元。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以吴小晖犯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数罪并罚。

  集资诈骗罪要求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违反金融法律法规,以诈骗方法进行集资。对于具体行为的认定,应当围绕融资项目真实性、资金去向、归还能力等事实、证据进行综合判断。案件中,被告人吴小晖虚构投资性保险产品,隐瞒其对相关公司的实际关系,违反保监会的规模限制,虚构偿付能力,向社会非法募集资金。资金被用于个人偿还债务、个人挥霍等,数额巨大,可以认定吴小晖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2007年,被告人赵某某以人民币15000.00元的价格从王某某(已故)手中为周某某(另案处理)购买了一本假房屋所有权证(0432号)。2011年8月,绥中县滨海开发区房屋动迁时,周某某利用被告人赵某某帮助其购买的0432号假房屋所有权证欲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人民币82800.00元或对应的回迁楼,周某某共动迁两座房屋(房产证分别为0123号和0432号),周某某现获得75m2回迁楼房1户,该楼房是依据0123号房屋所有权证取得还是依据0432号假房屋所有权证取得无法认定。

  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赵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00元;原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0.00元,撤销缓刑,执行原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0.00元;总和刑期有期徒刑四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00.00元。

  被告人赵某某帮助周某某实施诈骗行为,系从犯,应减轻处罚。依据本案现有证据,现无法确认周某某已回迁的75m2楼房系利用被告人赵某某为其办理的假房照骗取,根据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应认定诈骗未遂,可从轻处罚。被告人赵某某当庭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人民法院对其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赵某某系从犯、诈骗未遂,应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人民法院予以采纳。

  2015年10月,吴某1(另案处理)与被告人陈钢商议后,二人共同出资,通过夏某2使用吴某1表哥吴玉锋的身份证注册成立合肥天一九藏商贸有限公司及天一九鼎商贸有限公司,从事所谓的纪念钞、邮票等收藏品的销售。公司成立后,吴某1委托林帅、王某1进行公司日常管理及销售工作,公司设立客服部和销售部(市场部)等部门,先后招聘费某、丁某、王某2等为客服部主管或工作人员,任用或招聘王某1、江某、胡某1等为销售部主管或工作人员,在对员工进行“话术”培训后,采取客服部工作人员群拨电话以赠送礼品邀约的方式诱骗不特定的被害人(主要以老年人为对象)到公司,隐瞒“连体钞”、“纪念币”等产品实际价值,虚夸“连体钞”、“纪念币”等“收藏品理财产品”的收藏价值,虚假承诺以高息回报、短期内回购“收藏品”等方式,诱骗被害人以高于原进价数倍的价格购买“连体钞”、“纪念币”等“收藏品”,并采取对少部分被害人或少部分产品进行少量分红及回购的方式,诱骗被害人购买产品。另虚构所谓“理财产品”,承诺支付高额利息,诈骗被害人资金,先后骗取被害人李某1、夏某1(6820元)、袁某(7160元)、李某2(28680元)、沈某(15900元)、杨某1(14600元)、代某1(29800元)、廖某(43930元)、谢某(77880元),合计人民币224770元,所得款项或被用于支付投资人的投资收益,或被交给吴某1等,无任何资金用于实际投资或经营活动。期间,陈钢或是来公司给员工开会,或是找人来给员工进行培训。

  2016年3月,吴德维因涉嫌集资诈骗被合肥市包河区公安局查处,陈钢除经常来天一公司察看外,还将自己的身份证及绑定的银行卡信息交给王某1、夏某2,用于办理POS机,用于收取赃款。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法院判决:一、被告人陈钢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二、对于被告人陈钢向本院交纳的退赔款人民币224770元,依法发还被害人李某1、夏某16820元、袁某7160元、李某228680元、沈某15900元、杨某114600元、代某129800元、廖某43930元、谢某77880元。

  集资诈骗犯罪是违反国家金融法规,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的行为。本案被告人陈钢伙同他人以“天一公司”名义,在销售“连体钞”、“纪念钞”等所谓收藏品及虚假“理财产品”时,隐瞒产品实际价值、收藏价值的真相,虚构升值空间,虚假承诺高价回购、高息回报,并采取对少部分被害人少量产品支付利息及回购的诈骗手段,骗取被害人钱款,且所骗钱款无任何实际投资或经营活动,不符合集资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其行为应构成诈骗罪。辩护人关于被告人陈钢认罪悔罪,退赔了全部赃款等辩护意见成立,法院予以采信。

  2015年4月13日,被告人李铭辉、徐灵松、沈振宇经商议共同成立发玛公司,其中李铭辉占发玛公司股份的50%,徐灵松占发玛公司股份的40%,沈振宇占发玛公司股份的10%。公司成立后,李铭辉等人在互联网上招聘员工,公司内设广告部、销售部、售后部。其中广告部与销售部由李铭辉主管,售后部由徐灵松主管,沈振宇不参与公司日常管理。李铭辉、徐灵松组织公司员工以淘宝代运营名义对各地被害人实施诈骗,沈振宇明知李铭辉等人从事诈骗活动而仍然参股公司并从中分得利益。

  发玛公司广告部由被告人李铭辉主管,广告部工作人员以发玛公司的名义通过微信公众平台等网络平台有针对性的投放虚假广告,吸引并诱使被害人通过扫描广告上的二维码等方式与发玛公司销售人员取得联系,洽谈购买服务套餐事宜。

  截至2016年8月2日,李铭辉、徐灵松、沈振宇等人组织发玛公司销售人员,共计诈骗人民币1,901,442元。

  浙江省丽水市中级法院判决如下:一、维持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第十七项,撤销判决其余部分;二、被告人李铭辉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三、被告人徐灵松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其他人员均被判处缓刑或免于刑事处罚。

  利用网络渠道通过淘宝代营、虚假广告等方式进行诈骗的案例近些年时有发生,由于作案手法隐蔽,诈骗人数众多,诈骗金额分散,屡屡得手,值得警惕!

  卫力为喀麦隆籍清华大学在读博士生。2014年下半年,被告人卫力通过网络与被害人胡某相识,二人确立恋爱关系。2014年8月至2015年,被告人卫力以在喀麦隆买地建造房屋为由,向被告累计索取人民币270多万元,2015年12月至2016年7月,被告人卫力以在巴黎实习,买房等理由,向被害人胡某索要人民币277万元,2016年10月27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民警在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大学环境学院408号将被告人卫力抓获。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卫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钱财,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应依法予以惩处。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指控被告人卫力以投资喀麦隆房地产、巴黎实习、购房为由诈骗胡某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关于被告人卫力及其辩护人所提相关辩解及辩护意见,经查:公诉机关指控卫力诈骗胡某的钱款不仅包括卫力基于投资喀麦隆房地产、巴黎实习、巴黎购房等事由从胡某处获得的钱款,还包括胡某给卫力支付的学费、生活费、医疗费用及给卫力家人的生活费用等钱款。首先,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明上述部分事由系卫力虚构的事实;其次,二人相识之初,胡某即在微信聊天中表示非常看好卫力所从事的研究,自愿资助卫力求学的相关费用。而且二人一般在年初商讨卫力下一学期学业费用计划,胡某则会提前将这些费用支付给卫力。故在感情存续期间,胡某给卫力支付的学费、生活费、医疗费以及给卫力家人的生活费等无法区分系胡某陷入错误认识还是基于感情自愿给付。这些钱款不宜认定为诈骗犯罪数额。综上,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被告人卫力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罚金人民币十四万元,附加驱逐出境。

  诈骗罪认定中,被害人是否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产是认定的重要环节。案件中,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区分了恋爱期间生活费、学费等花费与实际伪造购房、实习等大额诈骗,认定后者系被告人伪造事实,促使被害人陷入错误认识从而导致财产损失,前者系感情存续期间的给付,无法确切认定被告人陷入错误认识。这一区分是恰当的。

  案例九 被告人宋立国、宋立辉、李明、周云贺涉嫌诈骗、寻衅滋事、妨害公务案

  2015年3月至2016年7月,被告人宋立国、宋立辉、李明、周云贺等人,以黑龙江森耀律师事务所、北京金才律师事务所、黑龙江广福律师事务所名义,进行虚假代理,共骗取6660名被害人代理费共计人民币105018 563.50元,赃款用于购买房产、车辆、基金、支付广告费、支付接待组及非诉组人员提成等。2016年8月1日以来,哈尔滨市公安机关共计抓获森耀诈骗案犯罪嫌疑人111人,并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主要犯罪嫌疑人基本全部到案。目前已逮捕31人,取保候审79人,刑事拘留1人。2018年5月19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宋立国、宋立辉、李明、周云贺涉嫌诈骗、寻衅滋事、妨害公务一案。该案目前尚未宣判。

  森耀案是黑龙江省首例律师事务所涉嫌诈骗的案件,本案中被告人等纠结众多非法律人士,冒充办案律师与被害人接触,以代理案件为名拖延时间、虚假代理,达到占有代理费的目的。被告人破坏了我国律师的办案形象,有损法律的权威,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2016年5月17日,宫某某以合同诈骗罪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事拘留,于同年6月13日经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16年11月29日上交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审查起诉,2016年12月29日发回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期间补充侦查一次,2017年10月20日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8年6月12日决定撤回起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于同年6月14日裁定准许撤回起诉。

  在本案审理期间,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以庭审期间证据发生变化为由,认定被告人宫某某构成犯罪的证据不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撤回起诉符合法律规定,准许撤回起诉。

  综合本案被告人在从事经营活动中的主观目的和客观行为分析,本案属于典型的民事纠纷案件。被告人无罪释放,充分体现了在处理经济纠纷案件时,控辩审三方严格贯彻“罪刑法定”原则,倡导“严防刑事执法介入经济纠纷”刑事政策的理念和精神。同时,律师在个案中所做的成功辩护值得总结其辩护经验,提炼其辩护智慧,领略其辩护艺术,并期待随着刑事辩护制度和司法环境的不断改善,越来越多的刑辩律师都能创造奇迹,达到刑事辩护的艺术层级。

  2016年3月,被告人陈寅岗、韩世平、魏伟斌、俞果等人注册成立上海衡燊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从事高利贷业务,由俞果担任法定代表人,约定陈寅岗、韩世平、魏伟斌各抽取盈利30%作为提成,俞果抽取盈利10%作为提成;被告人朱敏、徐文正、葛冬亮作为业务员按月领取工资报酬。2016年4月18日,被告人强迫被害人吕某写下25万借条,在律师曹一帆的帮助下,以虚构的吕某借得25万元且未归还的事实,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并申请诉讼保全,要求偿还本金25万元及利息。法院裁定冻结、扣押、查封被害人名下25万元财产,2016年4月11日,被告人等强迫姜某写下70万借款合同,2016年6月27日,律师曹一帆在接受陈寅岗、俞果等人委托后,捏造被害人姜某借款70万元的事实,向法院起诉并申请诉讼保全,要求偿还本金70万元及利息,法院裁定冻结、扣押、查封被害人名下70万元。

  2017年8月28日,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陈寅岗等人被法院判处十六年至二年不等有期徒刑。而律师曹一帆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六万元。2017年12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

  法院认定:被告人陈寅岗、韩世平、魏伟斌、俞果、曹一帆等人捏造事实提起民事诉讼,妨碍司法秩序,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其行为已经构成虚假诉讼罪,同时,它们又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提起民事诉讼为手段,通过提供虚假证据,隐瞒真相的方式,意图使法院作出有利于自己的判决,从而获得他人财产,其行为已经构成诈骗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一的规定,依照处罚较重的从重处罚。

  本案中,被告人陈寅岗、韩世平、魏伟斌、俞果、曹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企图通过恶意、虚假诉讼方式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律师曹一帆帮助实施套路贷诈骗行为,违反了律师职业道德。据悉,“套路贷”犯罪案件属于新类型案件,相关法律适用问题较多,处理难度较大。法院在相关案件的基础上,准确界定“套路贷”犯罪的性质,正确认定“套路贷”的犯罪数额,依法惩处“套路贷”犯罪。

  案例十二 谢光伟、谢恒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诈骗、非法持有、私藏、弹药案

  2016年9月,被告人谢光伟、谢恒与谢某(另案处理)等人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宾州镇国太村预谋后,谢光伟、谢恒等人在谢某的授意下,先后在谢光伟、谢恒家等多个流动地点,通过发送木马病毒专门盗取聊天内容涉及资金来往的用户QQ号及密码,提供给谢某实施电信诈骗。期间,被告人谢光伟盗取了濮阳地区的被害人张某3、张某2父子的QQ号及密码,交予谢某伺机实施电信诈骗。为骗取被害人信任,谢某指使谢恒向谢威山购买专门用于接收诈骗资金的公司银行账户。谢威山明知谢某等人购买银行账户系用于电信诈骗,而帮助其从卢海涛处购买“深圳赛林克贸易有限公司”的手续及银行账户。

  2016年9月29日,谢某为首等人将被害人张某2、张某3父子QQ聊天信息中的资金转款账户更改为“深圳市赛林克贸易有限公司”,骗取科左后旗甘旗卡第一高级中学交纳的30万元工程保证金。谢光伟、谢恒分别从中获利60000元、3000元。案发后,赃款未追回。

  2017年12月,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法院判决如下:一、被告人谢光伟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又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二、被告人谢恒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又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三、被告人谢威山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又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犯非法持有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又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其他涉案人员也被处以不同刑期的有期徒刑或缓刑。

  此类案件,作案人员通过发送木马病毒盗取聊天内容涉及资金来往的用户QQ号及密码,来实施电信诈骗。手法隐秘,欺骗性强,值得警惕!

  2016年3月至12月,台湾人“伟哥”纠集台湾人徐某、曾某等人在印度设置电信诈骗窝点,并由徐某、曾某在大陆招募、组织李某等数十人分赴印度,分别冒充银行工作人员、公安民警、检察官等身份拨打电话,谎称对方信用卡透支、个人身份信息可能被盗用等,针对四川、云南、山东等多个省份的30余万人实施诈骗,诈骗金额高达5000余万元,单笔金额959万余元。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成都市检察院成立“8.25”专案组,提前介入,帮助提出建议方案并形成证据卷宗。

  2018年12月28日,此案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法院支持检察机关指控的全部犯罪事实和罪名,被告人徐维行、曾柏叡、李俊三名主犯一审被依法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5年、13年、12年,并处罚金分别为200万元、120万元、100万元,刘飞等41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10年至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60万元至5万元不等的罚金。

  该案系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案件,涉案被告达44人,案件社会关注度高,被害人众多,成都市检察院经审查后,将诈骗规模、涉案金额从最初发现的2000余万元变更为起诉指控的5000余万元,其侦破历时超过一年,案件数额特别巨大,诈骗过程跨越数地。同时,犯罪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给案件侦破带来了不小的困难。但经过公安机关艰苦卓绝的努力,检察机关的提前介入、深度合作,案件形成二十多本证据卷宗,公诉方根据案件特点,以多媒体示证的方式,多角度展示和分析了案件内容,说明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严重性,同时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2012年,山东烟台人张利在向同学李某借款300万元后用于放高利贷、在银行办理“过桥”业务,并不断扩大业务。在2014年后,张某资金出现大面积缺口,于是开始谋划大规模借钱放贷,同时通过文化传播公司搭台聚拢资金。2015年4月,在事情败露后,张利四处躲藏,最后在出租屋内被抓获,对不法事实供认不讳。经过调查,张利所有集资诈骗款项除了返还本息,其余大多被挥霍,并最终确定张利集资诈骗9000余万元和造成2600万元直接损失的数额。

  法院认定:山东烟台海阳市男子张利编造在银行办理“过桥”业务、经营画廊等需要大量资金的理由,以支付高额利息为诱饵实施集资诈骗,短短三年多时间,吸收公共存款达9000余万元,欺骗投资群众89人,符合集资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属于数额特别巨大,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张利无期徒刑。山东省高院二审维持原判。

  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因为非法吸收公共存款而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并不多见。张利非法集资案诈骗金额特别巨大、影响范围广、受害人人数多。张利到案后,其所有记录均被销毁,在案件侦查终结以后,几经补充侦查才确定最后的数额,属于近年来颇具代表性的集资诈骗案件。

  被告人杨某等32人于2014年7月至2017年1月期间,先后经人介绍前往印度尼西亚、泰国,加入由台湾地区(外号“阿峰”)、(外号“阿发”,此二人均在逃)等人在印尼以及泰国成立的两个电信诈骗窝点,利用电信网络技术手段分工合作,对中国大陆居民进行电信诈骗,冒充快递、公安、检察院工作人员等身份,虚构被害人因个人信息泄露而涉嫌犯罪等虚假事实,以需要接受审查、资产清查等为名,先后骗取张某、李某等16人钱款,共计人民币985万余元。窝点内人员相互分工配合,对于诈骗所得有相应比例的提成或奖励。

  法院认为:被告人杨某等32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出境参加电信诈骗犯罪集团,合伙利用电信网络技术手段,冒充司法机关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依法应予惩处。法院认为检察机关指控罪名成立,依法以诈骗罪判处被告人杨某等32人12年6个月至2年4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本案的诈骗数额是985万元。有几个从重处罚情节:首先指导意见里面,电信诈骗把握的标准相对严于其他普通诈骗案件;本案中还有跨境进行电信诈骗;最关键的,本案还有冒充公安机关、检察机关这些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等情节,这都属于法定从重情节。法院主要是按照他们在集团中的地位、作用、积极程度等各种情节来进行判断。

  2018年9月19日,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琅塘镇晚坪村村民戴某花丈夫何某驾车失踪。约十天以后,失踪车辆在资江中被发现,何某遗体没有被发现,何某生死不明。新化县公安局受理该警情后,全力展开调查。10月10日中午,戴某花在朋友圈发出一封“绝笔信”,随后携带儿女一块出走失联。10月12日,娄底市新化县琅塘镇政府发布消息称,在10月11日上午10点多,戴某花及两名孩子的尸体在琅塘镇一水塘中被打捞出来,经公安机关确认为生前溺水身亡。经查,何某为逃避十余万元的网络贷款,在保险公司购买了一份赔偿金额为100万元的人身意外险,蓄意制造车祸现场,目的是骗取保金。目前警方已经将何某刑事拘留。

  这起保险诈骗案件引发了严重后果,同时也发人深思。何某为了骗取保险赔偿金,最后导致家破人亡。何某的行为的确恶劣,最后等待他的是法律的制裁,同时也给保险诈骗犯罪敲响了警钟。

  2018年9月13日,邵东县原反渎局局长赵伟初至邵东县公安局投案自首,称其诈骗他人金额巨大。接案后,邵东县公安局立刻展开立案侦查。经查发现,赵伟初扣除还本利息后累积集资诈骗金额达1.8亿。案件目前尚在进一步侦查当中。

  原反渎局局长自己竟诈骗1.8亿,数额特别巨大,实在令人唏嘘不已。如何控制国家公职人员滥用自身权力以权谋私,成为近些年反腐倡廉大背景下的重要话题。等待赵伟初的将是法律的制裁,成为今年反腐倡廉路上的又一成果。

  2015年7月,一起发生在山东的股权纠纷案。该案涉及两家企业的股权转让,双方在山东青州发生矛盾并报案,青州警方认为该事件属于经济纠纷,因此于2015年3月作出不予立案的决定,此后,纠纷中的一方到武汉公安局进行报案。2015年7月,纠纷中另一方的企业负责人王庆军以及公司另两名员工被武汉警方带走。

  通过朋友介绍,王庆军的儿子王永刚委托山东某律师事务所主任孟凡亮出任父亲的辩护律师,签订委托代理合同,并支付了150万的律师费。2015年8月,孟凡亮以要为王庆军办理取保候审手续疏通关系,王永刚将300万打入孟某律所的账户。2016年1月,孟凡亮以让武汉警方修改王庆军涉案的审计报告书为由,让王永刚将600万打入孟凡亮的律所账户。2016年3月至8月,以取保候审、请客送礼等为由,让王永刚四次转账共计650万元。2016年8月,王庆军被取保候审,孟凡亮再次索要500万元“酬劳费”。

  孟凡亮律师是否构成诈骗,有待司法机关在今后的审判活动中进一步查清。此案已经引起很多律师对于律师的职业操守的深刻思考。

  2016年4月,执业律师曹一帆接受陈寅岗、余果委托,以虚构的被害人吕某借得25万元且未归还的事实,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并申请诉讼保全,要求偿还本金25万元及利息。法院裁定冻结、扣押、查封被害人名下25万元财产。后在另一起案件中,曹一帆捏造被害人姜某借款70万元的事实,向法院提起诉讼且申请诉讼保全,要求偿还本金70万元且支付利息,法院裁定冻结、扣押、查封被害人名下70万元。后曹一帆在得知陈寅岗等人被采取强制措施之后申请撤诉及解除保全。

  法院认定:曹一帆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企图通过恶意、虚假诉讼的方式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经构成诈骗罪,依法应该从重处罚。同时,曹一帆身为律师,利用法律专业知识,与犯罪分子相勾结,妨害了正常的司法秩序,也应该酌情从重处罚。曹一帆虽然已经着手实施犯罪,但是因为意志以外的因素未能得逞,系犯罪未遂,同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六万元。曹一帆不服上诉,二审维持判。

  律师群体拥有专业法律知识,更应该遵守法律规定,不与犯罪分子同流合污。曹一帆作为职业律师,毫无法律观念,提供虚假证据,藐视法庭,极大的损害了司法公信力,理应承担法律后果。“套路贷”案件属于新型犯罪案件,相关法律适用问题较大,更应该引发社会各界的关注。

  2018年1月3日,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向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检察院移送蒋春梅涉嫌诈骗罪一案,起诉意见书认定:蒋春梅分别于2015年4月15日、2015年5月4日间,在辽宁省沈阳市、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以为杨艳办理部队转业安置工作需要请托为由,虚构事实,骗取杨艳人民币50万元。

  民事欺诈与刑事诈骗往往有着相似的外表,即行为人在一定程度都有欺诈行为,但二者在本质却有所不同,律师在辩护诈骗犯罪案件的过程中,要透过表象看实质,对二者准确进行区分。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行为人在实施行为的过程中,有大量的欺诈行为,但辩护人通过对案件证据抽丝剥茧的分析,认为上述欺诈行为并不是刑事犯罪中的诈骗行为,继而对案件进行一步一步的论证,在与检察官积极沟通的基础上,最终说服检察机关对行为人作出不起诉决定。

在线咨询

奇亿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