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主管QQ:444708
Previous Next

律师形象照

联系律师

    陈律师

    手  机:主管QQ:444708

    微  信: 主管QQ:444708

    律  所:南京市奇亿律师事务所

    地   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奇亿劳动仲裁

时间:2020-10-17

  首页「赢咖2注册」首页主管QQ444708是否可以商量推迟给我2018年11月24日—2018年12月24日的工资。

  当然,之所以她会和我商量前年工资的事情,并非她在某个深夜,痛定思痛,突然想起自己还欠一个刚出社会,个子不高女孩的工资;也并非我找人威胁了他,而是她买火车票回家时,输入自己的身份证号,发现受到了限制,进而想到了自己曾收到一条法院强制执行传单。而我就是这份传单的始作俑者。

  把自己的老板给告了,这是我入职场后,到目前做过最不嫌麻烦的事情,而整个劳动仲裁流程,也给了我很多第一次的经历,这些经历有的无助,有的喜悦,有的失望,有的窃喜,今天我要把这段经历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让更多人了解劳动仲裁到底是什么。

  因为大学没有一门课是关于劳动仲裁的,所以我在入职场之前,从未听过这四个字。直到来北京后,我听一个姐姐给我讲他同学因为劳动仲裁索赔三万的故事,我才得知原来你在公司受到不平等待遇或者公司不给你发工资时,你是可以通过劳动仲裁的方式获得自己应得那份工资。但在听那个故事时,我从未想到,劳动仲裁居然离我这么近。

  2018年年底,我从春雨离职后,就一直找工作很不顺利,最终在房租、吃饭和花呗还款的压力下,我入职到一家做商城网站的公司,做文案策划,可在我入职后一个月后,老板就跑路了,公司在没有发遣散费的情况下,就将我们遣散了,而我为了减少损失,快速地找寻着下家,幸运的是:这次我很快就找到了满意的下家。我想那一个月,大概率是命运捉弄,也可能是上天希望我有这么一段经历,最后我于2019年1月选择入职到了我现在的公司。

  一切的不开心,终要过去了,但在过去之前,我想把我和前老板的账清一下,虽然我入职的一个月内,并未给公司带来实际效益,但是我常常加班写文案,也为公司做了很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所有付出的辛苦和时间,当下也唯有工资可以给到安慰。但在我给老板打了无数次电话,发了无数条索要工资的短信后,我一腔的热血,最终换来的是电话那头讥笑和辱骂。进而我选择了劳动仲裁,来维护我自己的权利。

  写到这里,很多人可以会觉得我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毕竟把时间和情绪浪费在索要工资上,多少会带来不开心或时间上的浪费,而且显得有些小气,更何况还没有达到身无分文的境界,但我始终认为如果我选择放弃,可能会得到一个大气看得开的名号,但对于欠我工资还买新奔驰的老板来讲,是不公平的,她无法得到她正常应得的情绪感受,也许她压根也不在乎。

  从房山长阳,我换乘了三趟地铁一趟公交,顺利来到了北京市朝阳劳动仲裁厅,在进入仲裁厅前,你一路上会收到各式各样的律师名片,都打着免费咨询的宣传,但最终是否真的免费咨询,我就不得而知了。

  进入仲裁厅后,有指示牌提醒先去一进门看到的窗口,领取表格填写,发放表格的是一个北京大姐,她很热情,并且告知你在台子上有模拟版本,你可以按照模拟版本填写,填写完后找她领号。我按照她的要求走到仲裁厅供人填写仲裁报告的地方,填写着我的信息。

  而在填写期间,我遇到了一个大叔,他搭话到:这东西挺麻烦的啊?我点点头,问道:您也是来仲裁的吗?他答道:是啊,和老板闹别扭了,本来不计划仲裁的,但是老板做的太过分了。而他手腕上的劳力士表也在说明着他压根不在乎钱这件事。他说:就是为了出口气,那人太孙子了。按照我的职场经验,压根无法对其感同身受,只能点点头,然后继续填写我未完成的表格。

  其中需要说明的是,你和老板要多少钱,如果是老板将你开除,你有资格和他要你的索赔金,索赔金对应的是你在此公司工作的年限,如下有我搜到的表格总结。而如果是老板没有按时给你发工资,在约定发工资日期的十五天后,你可以进行索赔,如果是我这种情况,你也可以进行工资索赔和遣散费索赔。

  说说我的情况,我入职一个月,工资约定是5000元,我索赔了8000元,当时多要钱时,我还感觉是不是自己有些贪,但事实证明幸好我多要了,要不在之后的调解环节,还不知道要被砍掉多少。

  这里还申请人准备举证材料,我当时咨询了律师,律师表示:劳动合同、工资单、社保举证都可以,因为我只去了一个月,而且劳动合同在人事那里,所以我最终上交了打卡记录、我的工作聊天记录、工作群聊、工作日报等,因为存储空间有限,没有找到当时上交的图片。

  因为当天我是下午去到仲裁厅的,在我填完表格后,已经没有号了。进而我无法正式上交最终的表格,但是我还是求着大姐帮我看了一遍我的表格填写是否有误。然后我多拿了几份表格,回家,计划下次早点来仲裁厅报道。

  最开始,想和我一起仲裁的,还有两个女孩,但等到了仲裁那天,她们却选择了放弃,而其他同事他们也说要仲裁,但最终是否真的有仲裁,我就不得而知了。

  今天我请了一天假,为仲裁而来。10点进入仲裁厅大门,可能因为是周五早上,今天仲裁的人很多,而我拿着早先已经填好的表,顺利拿到了工作人员的号,工作人员表示让我进内庭等叫号,因为我十点才到,所以即使顺利拿到了号,我前面也排着20个人。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去到劳动仲裁厅的法律援助那里,想要咨询更多关于我此次仲裁的消息,为我服务的是一个男律师,看上去三十出头的样子,他看完我的写的仲裁书,表示可以,而我之后问了他一个在我看来很多余,却非常想问的问题:“你觉得我应该劳动仲裁,要这笔钱吗?”他撇了一下脑袋,说道:“该属于你的,你就应该争取,来这里的人不单单是要一笔钱,也是要一份肯定,也有人是为了出一口气的,但无论是什么情况,你都有权力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接着我问他:“您觉得钱能要回来吗?我主要怕,费这么半天功夫,一无所获。”“我不能保证钱是否能要回来,但是来这边仲裁是你要到工资最有效的最合法的途径。应该能要回来的,你都来了,难道还计划打退堂鼓。”我用浅笑回应着他已有答案的反问,且向他道谢,然后继续我的等待。

  而等待的周期,比我想象的还要漫长,我利用我擅长交际的优势,向周围人搭讪用来消遣着等待的时间,我旁边的女孩是要和公司要年终奖、后面的几个人是一起来的,他们是一个公司一个部门的,也是一起被裁的,最后也相约一起仲裁、打电话声音最高的女孩,是自己辞职后,公司没有给发工资来仲裁的。当然起初他们也并不是愿意把故事讲给我听,但同病相怜几个人,总是会在无数情绪里心心相惜,我们相互鼓励着,但却用尽了唉声叹语。

  等轮到我上交表格,已经是下午的事情了,为我审理的是一个小姐姐,她很温柔地让我上交了我东西,但是因为我没有准备身份证复印件,所以她让我去复印,并且提醒我复印后,不用排队,直接来找到她就好了,下面呢,是上交表格时需要准备的东西,千万不要向我一样拉下什么。

  复印完身份证后,小姐姐让我去另一个窗口,另一个窗口的工作人员,问我是要先调解,还是直接走法院程序,我询问到:这两个有何不同?然后工作人员向我解释到:如果先调解,就是我们给公司下发通知后,双方会来到仲裁厅进行调解,最终得到双方满意的结果,如果无法双方满意,到时候再上诉也可以。接着工作人员表示:你这8000块钱,建议你还是先调解。然后我接纳了她的建议,并且签署了同意调解的名字,然后工作人员给了我一张纸,让我回去等消息。

  我收到了调解的信息:通知我去劳动仲裁厅那里参加调解,在调解之前,我一直想,老板不来怎么办,我会不会白跑一趟。但仲裁厅的人表示,如果老板不来,直接可以下发强制执行令,也就是我可以直接拿到裁决书。

  我比事先约定早半个小时来到仲裁厅,问保安大叔调解室如何走,保安大叔热情地为我指路,等到了调解室后,发现上一个调解还没有结束,然后我坐到调解室前等了一会,也找寻着老板的身影,但最终一无所获,等时间到了后,我看到了一个中年大叔站在和我一样的调解室门口,他问我:是不是就是那个要工资的女孩,我说是。之后的交谈中,我也得知了他是一名律师,也是我们老板的朋友,帮助她进行调解。

  接着,我们被叫进调解室,调解室中有两个工作人员,一个是调节员,另一个是书记员,首先两位工作人员核实了我们的基本信息,然后调解员问我怎么解决?我答到,我就是来要工资的,然后律师说:小姑娘这么可怜,我和我当事人商量一下,怎么解决。接着律师就出去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调解员跟出去,进行商议。

  我问书记员,会有结果吗?书记员说:没事,调节员已经去调解了,你有理,钱肯定能要回来。过一会调节员和代表律师进到调解室里,调节员开口问我:“你计划要多少钱,你上面说的2500元补偿费多半是要不上的,大家尽然选择了调解,就肯定不希望去法院解决这个事情,这位律师也表态了希望和平解决,但是和平解决,自然希望你要的钱可以再商量。”

  实话说,其实当时的我很心虚,毕竟我之前入公司说得低工资是5000元,之后有奖金和提成,但是现在只干了一个月,奖金几乎没戏,而且当时人事和我说,第一个月试用期发的是工资的百分之八十:4000元,而之前闹得最凶的时候,老板给每个员工发过500块钱,按道理老板只欠我3500的工资,但是我上面要的索赔是8000,自然不符合现实。但是我默默地告诉自己:不能怂!

  “最低5000块钱,可以吗?”我承认当时的我弱爆了,语气像极了一只待宰的小绵羊,接着律师示意调解员,然后他们又出去了,再然后等他们回来时,调解员对我说:是否可以再退一步,降到4000元。我想,我不能弱下去了,我坚定地说道:我不想降了。接着调解员叹了口气,然后示意律师先出去,然后开始了和我的单独谈话。

  调解员整个谈线、你们老板找的是律师,律师不好对付;3、来调解就是对方适当让步。然后,没错,我屈服了,现在想想我真的弱爆了!

  ***公司于2019年7月18日之前给杨嘉怡(本人)发放4000元工资,如果没有按时发放,杨嘉怡有权利去法院实行强制执行。

  可我明明在一个月前,还听说了她坐在新宝马车了。那个时候,为啥我要心软呢。也许是善良使然吧!

  七月十八日是我老板给我发拖欠半年工资的日期,我欣喜若狂地打开了许久不用的银行卡账号,然后意识到:果然她只是短暂地答应了我一下,却没有在行为上落实,接着我翻到了她的手机号,又给她发了很长的短信,如下:

  我并没有收到她的回信,也许她压根就不看我的短信,短信中,我再次给出了最后日期,但是最后日期来到时,她依旧没有任何信息。我只能去到法院,进行强制执行。

  北京的夏天,太阳只要升起,就会毫不吝啬地把阳光分享给大家,从不问被照射的人是否需要这刺眼的阳光。排在我前面的大叔边拿着纸片扇风,边咒骂,只是他咒骂的对象一会是太阳,一会是害他排队的人。前面穿红裙子的大姐也不问后面人的意见,就私自让来晚了的同伴插队,那个带着眼睛装嫩的姐姐撇着嘴表达着对大姐的不满;我后面穿黑裙子的女孩在太阳下享受着迟到的早餐,或许是来早了的午餐,看着她顾不上打伞的样子,让我联想到了晚上她边照镜子边埋怨太阳的样子。队伍越排越长,而我却顺着人流离法院门口越来越近,距离越近,看得也就越清楚,

  原来之所以近法院要排队,是因为入门前需要安检,而安检的人数每次都有特定的数额限制,所以队伍才会排这么长,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要进法院的人有点多。

  工作人员用了一个“又”字,表达了对我前任公司的熟悉,但在我的认知中,最终走劳动仲裁的人只有我一个,也许这个又字是对生活的感叹,也许是想让我不要害怕,也许只是他习惯性的语句,但不得不说,听完“又”字的我突然轻松了点。

  我按照指引办理完了强制执行的手续,问清了大概强制执行完的时间,以及执行成功后什么时候会把钱打到我账户上,以及打到我哪个账户上,在办理完一切后,我回到公司继续上班,当然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得到强制执行后的结果,以及我心心念念的4000元。

  但下午的一条短信立马让我恢复了醒了过来,信息来源正是我的前任老板:王总,短信内容如下:

  实话说,我们之间的谈话其实都存在猜测和试探,一点都不坦白,我想这也许就是成长的代价,但是话说回来了,我们之间最后还是以谈崩了收场,这姐最后还威胁我,吓得我赶快删除和屏蔽了很多之前的同事,生怕他们把我把我的消息透漏给我之前的老板,她找人收拾我。

  大概率是要买票回家了,发现自己被卡住了,所以无计可施,才舍得找到我的电话,给我发条消息,实线块钱,给了我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何必如此,但我后来一想,她可能是真缺这个钱,但是我也不能去法院撤回我的执行,一旦撤回,她可能回更加为所欲为!对的,我都走到这一步了,不能心软!

  我同意终止本次执行程序,并不代表我已经放弃了这笔钱,而且基于我老板目前一无所有的现状,以及法院目前积压案子多的情况下,我选择暂时终止此次仲裁,但这份仲裁我可以随时再次开启,我的老板还会面临买不到票的情况!但是目前我并没收到本裁定书,所以现在我的案子发展到那一步,都不好说。

  我看到了我自己小小的力量,也感叹着劳动者的不易,当然也感叹到创业不易的现实,在我身上,我好像看到了无数被拖欠工资的劳动者,他们有的人面对问题时比我勇敢,有的人比我现实,有的人比我懦弱,有的人最终不了了之,但是我想:我们大家在没有按时收到工资时的无奈,应该基本一致,我们在多次劳动仲裁无果后的无奈,也大概一致,我们和老板斗智斗勇的样子,也可能有相同的地方,生活本来就是无数个人经历着相似的经历!

  你之所以有钱,并非是你一个人的力量,离不开很多很多人对你的帮助,就算你无法对员工付出所有,但是请你按时给他们工资,并且把这件事当成是你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对别人的施舍,每个人活得都很难,不单单只有你!

  创业真的有风险,如果最终不幸失败,坦诚一点吧!别以为逃避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在线咨询

奇亿娱乐注册